vogue.com.cn
搜索

《权力的游戏》女主角艾米莉亚·克拉克(Emilia Clarke)独家分享她的美容秘诀

从维斯特洛(Westeros)的冰冷海岸,到Dolce & Gabbana The Only One广告大片中的罗马餐厅,女...
melinda.wu 10/17
1/5

从维斯特洛(Westeros)的冰冷海岸,到Dolce & Gabbana The Only One广告大片中的罗马餐厅,女...

2/5

从维斯特洛(Westeros)的冰冷海岸,到Dolce & Gabbana The Only One广告大片中的罗马餐厅,女...

3/5

从维斯特洛(Westeros)的冰冷海岸,到Dolce & Gabbana The Only One广告大片中的罗马餐厅,女...

4/5

从维斯特洛(Westeros)的冰冷海岸,到Dolce & Gabbana The Only One广告大片中的罗马餐厅,女...

5/5

从维斯特洛(Westeros)的冰冷海岸,到Dolce & Gabbana The Only One广告大片中的罗马餐厅,女...

无论是塔格里安(Targaryen)家族的淡金色头发,还是她原本自然的深栗色头发,在她身上看上去都是那么和谐,而发色的变换也随之继续影响她红毯上下的妆面选择。在此,她跟Vogue详细分享了她个人的香氛使用经历,以及她始终坚持先卸妆然后再上床睡觉的原因。

关于护肤

我对日常防晒非常严格。每天都如此。我得细心照顾自己的皮肤。我很容易产生色素沉淀,所以我必须非常小心,而且我很容易晒伤。我们现在都醒悟了,不是吗?醒悟到防晒的重要性!如果我要在极端条件下拍摄,我会提高润肤霜的防晒指数,或许再加一道防晒油。我不喜欢在脸上涂太多东西,但我最近刚发现一种有轻微去角质效果的化妆水很有意思,里面有果酸成分。我只需要用一点,因为如果还年轻的话最好不要用太多这种东西。没有必要!眼霜我也只用极少量,但随后我会疯狂按摩,让皮肤充分吸收。

关于英伦风格

嗯,一直以来大家都会把英国女性称作什么英伦玫瑰啦,但眼下我们也在发出不同声音,对“美”的定义变得更有包容性、更多样化,在这方面我们做得很不错。我喜欢这样,因为美应该参差多态,而非千人一面。我喜欢所谓英伦风格,它很前卫,很酷,而且与众不同。我们早已超越了英伦玫瑰一直以来给人的那种有点儿矫情的传统印象和调调。

关于香氛

我很小的时候,我爸爸去巴黎,我就会让他带些玫瑰香水回来。如今,我一闻到那种玫瑰香味,它就把我又带回了那个地方。我不是那种会涂很多香水的人。我每天开始时会喷一些,但仅止于此。它会持续一整天!我总是会在头发上喷一喷,如果你把头发挽上去,然后等当天过了一半再把它放下来,你会想,“嗯!我甚至都不需要重新补喷!”

关于旅行美容必需品

我总是会带上我自己的一整套护肤品,没这我不行:资生堂的洁面乳、保湿乳液和眼霜。一天两次,每天如此。我就算喝得酩酊大醉都仍会记得卸妆。如果带妆睡觉我会做噩梦 ;那感觉真是太奇怪了。

关于化妆

我不能没有睫毛膏。早在我还没跟Dolce & Gabbana合作时,其实我就已经在用他们的Passion Eyes睫毛膏。你知道一些人对睫毛膏结块是什么感觉吗?我喜欢那种延长效果,我发现它会放大我的眼睛。所以我确实喜欢长长的眼睫毛,但我喜欢的是那种浓密的长睫毛。随着年龄成熟起来,我现在对红色唇膏也没以前那么恐惧了,而且有点儿古怪的是,我觉得自己越来越敢把妆化淡一点、少一点了。你知道的,小时候你恨不得全涂上去,涂满了才好。那种心情就好像,这是我的脸,然后“哎呀,我的脖子什么是另一个颜色!”不过因为我妈妈是从事美容营销方面的工作,所以她确实会教我。她很早就会给我一些很好的建议。她总是直言不讳,比如,“亲爱的,如果你要刷那种古铜色腮红而且不脱妆,就要用力擦,让它吃进去”。我依然会在前往红毯的途中给她发照片,但她知道不要说“你看上去好吓人”那种话,因为你说这种话也无事于补。但如果你得到妈妈的认可,那你肯定做对了!

关于头发的颜色

如果你顶着一头淡金色头发走来走去,你走路一直会有那种弹跳律动感,那感觉很妙。相当于你一直在戴着一件饰品。我会怀念那种感觉,因为很快我就要回归自己的栗色头发了,但还会掺杂些许金色。我希望回归自己的发质。我希望能够选择让它留久一点儿,但眼下我不能,因为漂染会损害我的头发。

关于美体治疗

按摩。有一个地方叫Grace Spa,他们那里有按摩疗程。只要我能,我都会定期去那里。我有关节过度松软的毛病,所以我动不动就会受伤。如果我没法去那儿,那我会开始试着找些东西给自己按摩滚压,要不你会发现我斜靠在路灯柱上,发出“我得按到我背上的那个地方,那里实在很酸疼!”之类的哀叫。

关于美容灵感

我的美容参照物经常变化。在看《Vogue》时,里面介绍的各种时下流行趋势都会给我启发,但转而你回过头来看奥黛丽·赫本啊,玛丽莲·梦露啊,显然又会意识到其实也没多大变化。所以我想,应该是你妆面下的那份自信真正让你显得美丽吧。

关于美甲

我喜欢那种淡粉色的指甲。因为我的手发红,所以有些色调的指甲油我肯定擦不了。所以我喜欢颜色非常浅的那种指甲油,尤其是夏天,因为它让我的手看上去更加偏棕色一些。假日我会把脚指甲涂成白色。度假嘛!

关于自己做头发和化妆

是的,我可以自己化妆,有时参加一些小型活动我会自己化妆,但我不会自己做头发。有时拍照出镜是我自己化的妆,但等之后回过头来看,我会想,“我化这妆可是颇费了一番工夫,为什么看上去不像那么回事呢?” 所以化妆师有些本事我肯定是学不到的。

关于她的美妆梦之队

我跟很多非常棒的人一起工作。在美国这边,Jenny Cho和Kate Lee非常出色。在伦敦那边,给我化妆的Lynsey Alexander也极其出色,她实在太棒了,给我做头发的是Earl Simms,他帅呆了。他们可以说是我的美妆特工队吧。东西两岸都由他们罩着!


评论
您可能还喜欢看
微信公众平台
账号:VOGUECHINA
或扫描二维码